归零零零零w

【恋与制作人】【许墨】我的佛

    有私设,也是最近看文产生的脑洞,觉得许墨有一种负罪的爱,因为自己曾经不纯的目的而爱的痛苦,但他值得被爱,值得拥有爱,希望各位许太太食用愉快,愿我们都能成功接到自家先生回家



    【阳光从长街的尽头渲染进来,照穿了整一条街,那里,有你在等我回家。】
   
     事情起源于我跟先生结婚之后的第一年,我本在书房收拾东西,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状况,看着手里沾满灰尘的文件“Evolver  No.221”,轻笑,正准备放回去,背后传来先生冷冷的声音,像极了当年那个没有感情的他,“你会恨我吗。”这不是个疑问句,先生一直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,我知道。结婚以来总是能在夜晚无人之时听见先生的自责,他那砌起的眉峰之间,是他跨不过去的砍,我想,是时候了。
     我轻笑着抚摸上先生的脸,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早在你动心之时,我已全部知晓。”
    神佛本无意,奈何君动心。
    在先生难得微瞪的眼睛中,倒映着的全是我的影子。
    “你曾经给我品过的一种茶,名叫‘佛动心’,当时我就在想,跟初识的你很像,曾经觉得先生不食人间烟火,像佛一般处于高地俯视众生。随即我就发现了你的秘密,无法共情,世界黑白,尝不到世间甜苦。”我眯起眼看着许墨,那微张的嘴唇似要表达什么,手指轻压上先生的嘴唇。
   “后来我在就想,你不配做佛。”
    窗外灯火摇曳,眼前的人肩膀微颤,眼里光芒暗淡,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,“一个没有颜色,没有味觉,无法共情,还没有体验过人间百态,人生疾苦的人,他凭什么成佛,还没有体验过人生的苦难,他凭什么登上极乐殿堂,还没有看一看世间的色彩,他凭什么无欲无求。”我双手环住许墨,在他的颈窝处微蹭,“于是我决定去靠近他,我要把他从成佛的路上拖下来,因为上天派我来,让我成为他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。你只能从我这里看到颜色,从我这里得到味觉。”抬起头将手指戳上先生的心口。
    “对我,产生爱。”
     先生放在我腰间的手徒然收紧,压的人喘不过气。“就算把你拖下来会让你伤痕累累,但我仍要这么做,因为你只能渡我一个人,我的先生。我不会让你成佛,因为你还没有好好感受过这个世界,我不会让你远离世俗,因为你还没有过爱的感觉,你本就无欲无求,那又将如何看破红尘,如何庇护众生。”他低着头,额前散落的刘海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    “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。”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,“因为你是我认定的先生,是我要共度余生的人,是我未来孩子的爸爸,是我,最爱的那个人。所以做好觉悟吧,许先生,你的夫人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,我决定要让你感受这世间的颜色,这尘世的味道,还有你对爱的那一份悸动。”
    眼神交缠,十指相扣,耳鬓厮磨。
   “因为,我,是你的劫。”

   “你曾经问我有没有想过危险来自于你,想过,但我不怕,因为它是来自于你,有关于许墨的一切都给了我无限的安全感,因为是你,所以我不怕,你不会成为一个罪恶的人,所以你不需要自责,就算你目的不纯的接近我,本有很多机会可以下手,但你都犹豫了,不是吗,早在你对我动心的一刻,真正罪恶的人,已经变成了我,我将你拉入红尘,让你去贪恋这世间的美好,让你做出错误的判断,让你......”眼前突然放大的双眼,眼角带着悲伤的痕迹,但是眼里的狂喜,和颤抖的嘴唇,堵住了我接下来的话语。
    他本在崩坏的边缘徘徊,本在走向彼岸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,本来他要放弃这世界,不过幸好,他遇见了他的蝴蝶,幸好他还不曾离开,幸好,他爱上了她。
   
    你的眼里有春与秋,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与河。

  

     窗外阳光富裕,轻洒在先生软软的头发上,镀上了最神圣的金边,他逆着光,走向我,动作虔诚轻柔的仿佛一生一世的神圣仪式,脸上的神情是我熟悉的温暖与笑意,只不过多了一份孩子的无虑,嘴唇微启,声音如时光漏沙。
  “我曾经觉得自己不可一世,直到遇见你才开始觉得自己渺小的不过是尘世中的一粒尘埃。”
  “我从你那里,得到了救赎。”
  
    他是,我的佛。